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房产
装修
汽车
婚嫁
健康
理财
旅游
美食
跳蚤
二手房
租房
招聘
二手车
教育
茶座
我要买房
买东西
装修家居
交友
职场
生活
网购
亲子
情感
龙城车友
找美食
谈婚论嫁
美女
兴趣
八卦
宠物
手机

他们为什么拒绝诺贝尔文学奖

[复制链接]
查看: 57|回复: 0

7797

主题

2万

帖子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7799
发表于 2019-10-10 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诺贝尔文学奖自1901年起颁布,到本日已经成为天下文坛影响力最大、最具权势巨子性的奖项,每年诺贝尔文学奖颁奖前后,都会引起天下范围的热议。得到诺贝尔文学奖是作家们在奖项上所能得到的最高殊荣。然而只管云云,照旧有一些作家对诺奖嗤之以鼻,以致直接拒绝领奖。他们又是基于什么来由不肯获奖呢?
拒绝诺奖为哪般?
只管有过各种各样“拒绝领诺奖”的传言,但真正官方记录的、拒绝领取诺贝尔文学奖的只有两位,分别是1958年的帕斯捷尔纳克和1964年的萨特,而偶合的是,他们拒绝领奖的缘故起因都与政治有关。
帕斯捷尔纳克是一位苏联作家、墨客,他拒绝领奖是出于政治的压力。1958年,瑞典文学院公布将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帕斯捷尔纳克,表彰他在“当代抒怀诗创作和继承发扬俄罗斯巨大叙事文学传统方面所取得的告急成绩”。“叙事文学传统”暗指帕斯捷尔纳克的长篇小说《日瓦戈医生》,该书并未在苏联国内出书。
帕斯捷尔纳克
必须认可,瑞典将诺贝尔奖授予帕斯捷尔纳克,此中固然蕴含着政治因素,正如几年后另一位拒绝诺奖的作家萨特指出的那样,“以是就现在的情况而言,诺贝尔奖在客观上体现为给予西方作家和东方反叛者的一种荣誉……唯一的一部苏联获奖作品只是在国外才得以发行,而在它的本国却是一本禁书”。帕斯捷尔纳克正是作为“东方反叛者”的形象获奖的,这一举动自己便极具政治象征意义。
不出不测,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帕斯捷尔纳克的消息在苏联国内引起了剧烈反抗,其时的《真理报》指出:“反动的资产阶级用诺贝尔奖金夸奖的不是墨客帕斯捷尔纳克,也不是作家帕斯捷尔纳克,而是社会主义革命的诋毁者和苏联人民的诽谤者帕斯捷尔纳克。”这一评价是否恰当确实必要商讨,《日瓦戈医生》中对于苏联与赤军的形貌总体上是克制的、辩证的,书中只管有对于帕夏暴虐对付布衣的形貌,但总体上帕夏作为一名苏联赤军,仍然体现了肯定的好汉气质和对公理的寻求。而帕斯捷尔纳克小说的焦点显然也不是政治上的功过,而是对人性中的爱的体现。但无论怎样,正由于苏联国内舆论和当局的剧烈反对,帕斯捷尔纳克终极不得不拒绝诺奖并举行了自我查抄。他的获奖与拒绝获奖都染上了剧烈的政治色彩。
《日瓦戈医生》,漓江出书社1986年版
与帕斯捷尔纳克相比,另一位拒绝诺奖的作家萨特就显得自动得多,他拒绝诺奖是基于他的哲学信奉和政治态度。
萨特
萨特是法国著名的作家、哲学家,是存在主义哲学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在《存在主义是一种人性主义》中谈到:“如果存在确是先于本质,人就永世不能参照一个已知的或特定的人性来表明自己的办法,换言之,决定论是没有的——人是自由的,人就是自由。”这一观点隐含的意思是,自由选择界说了人的存在,“我命定是自由的”。因此在他的自由观下,“被赋予”诺贝尔文学奖这一举动自己便意味着不自由,“自由的萨特”在“被赋予诺贝尔文学奖”这一举动中成为了他人眼中的“物”,此即“他人即地狱”的内在。因此,对萨特而言,继承任何奖项都是对自由的反叛。
别的,他拒绝继承诺贝尔文学奖另有政治上的缘故起因,正如前文提到的,萨特以为诺贝尔文学奖只颁给那些“西方作家和东方反叛者”,而萨特本人是左翼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他支持社会主义国家,对他而言,继承诺贝尔文学奖意味着对右派的妥协,而拒绝它则是对原则的服从,从这个意义上,他就更不能继承诺贝尔文学奖了。
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以上两位作家都是在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后出于各种来由拒绝继承颁奖,但他们对于诺贝尔文学奖自己并无敌意,帕斯捷尔纳克刚被授予奖项时体现“无比激动和感激”,即便是萨特,也在拒绝奖项的文章中反复夸大:“我拒绝该奖的来由并不涉及瑞典科学院,也不涉及诺贝尔奖自己。”然而以下提到的这些作家,每每声称对诺贝尔文学奖自己不感爱好,以致对诺奖嗤之以鼻。
村上春树比年来频仍与诺奖擦肩而过,年年被宣传成“大热门”,又年年“陪跑”,颁奖前被斲丧一波,颁奖后还要被再次斲丧,向来在人前低调的他想必也很头疼。只管粉丝们经常以为遗憾,但村上本人似乎对于诺奖并没什么执念,译者林少华曾经回想2003年与村上晤面时村上对于诺贝尔文学奖的看法:
“大概性怎样不太好说,就爱好而言我是没有的……一旦获什么奖,事变就非常贫苦。由于再不能如许怡然得意地以‘匿名性’生存下去。对于我最告急的是读者。诺贝尔文学奖那东西政治味道极浓,不怎么合我的心意。”
这种对于“匿名性”的寻求,在观光漫笔《远方的鼓声》中也曾透露过。《挪威的丛林》出书后大受接待,村上春树一下子成了日本国民作家,然而他却感到非常不顺应,在《远方的鼓声》中将这种状态比作蜜蜂在耳边不停嗡嗡作响,以致一度失去写作的灵感。
在《我的职业是小说家》中,村上专门提及了他对各类文学奖的看法,此中一段尤其风趣:“最令民气情极重的,莫过于各人都来安慰我。一旦落第,就有很多人赶来看我,对我说:‘这次太遗憾啦。不外下次绝对能得奖。下部作品请好好写啊!’我不知道该怎么答复才好,弄得心情复杂兮兮的,只好‘呃呃,嗯嗯……’地暗昧其词,敷衍了事。”因此,下次村上春树继承“陪跑”诺奖时,粉丝们大可不必遗憾,否则反而会弄得村上“心情复杂”了。
《我的职业是小说家》
《我的职业是小说家》中村上还提及了别的一位作家对于诺贝尔文学奖的轻蔑态度,这就是美国作家雷蒙德·钱德勒,村上写道:
“在一封书信中,雷蒙德·钱德勒就诺贝尔文学奖如许写道:诺贝尔文学奖算什么!这个奖颁给了太多的二流作家,另有那些不忍卒读的作家们。更别说一旦得了那玩意儿,就得跑到斯德哥尔摩去,得身着正装,还得发演出讲。一个诺贝尔文学奖值得费那么大的功夫吗?绝对不值!”
雷蒙德·钱德勒
那么,这种对于诺贝尔文学奖无所谓的态度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体现吗?
究竟上,只管诺贝尔文学奖在国际上影响很大,但作为一个奖项,它确实有很多不敷的地方,雷蒙德·钱德勒所提到的“这个奖颁给了太多的二流作家”的说法固然有些刻薄,但不能否认的是,诺贝尔文学奖确实错过了很多巨大的作家,诸如托尔斯泰、博尔赫斯、乔伊斯、普鲁斯特等,都是当代文学史上鼎鼎著名的作家,却无一例外成了诺奖遗珠。在提名机制和评价机制上,似乎也缺乏更广泛的视野,尤其是仅由瑞典文学院的评委会选择获奖作品,难免有一些学院倾向,因而忽视民间文学和盛行文学的创新力。别的,正如萨特曾经指出的,诺贝尔文学奖也受到了西方主流代价观和政治因素的影响,对“西方作家和东方反叛者”的偏幸至今仍有所体现,而比年来对于“后殖民主义”作家的偏幸也显然受到了西方主流政治精确的影响。因而,硬要说诺贝尔文学奖真的有多么客观权势巨子也是牵强的。
固然,我们必须看到,在宣传小众作家和引领大众审美方面,诺贝尔文学奖的作用仍然是难以更换的。不外与此同时,保持个人的独立判定,不太过看重奖项的意义,同样黑白常告急的。阅读文学,明白文学作品的魅力是必不可少的,至于奖项,终归不外是个奖项罢了。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06-2014 51网贷查询网-51网贷排名-51网贷专业查询-51上线早知道-网贷123查询-P2P网贷查询平台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高律师 客服电话:0791-8828991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